地方风俗
字号: A A   A  

  岚皋地方,杀过年猪很有一番讲究。不仅要选择吉日(属牛、属马的日子最好,象征来年喂的猪膘肥体大),还要请把式(杀猪匠)和二把手,准备“卯子”(用棕叶扭成,以备缚肉块之用)。杀猪时要一刀毙命,称之为“过山快”,预兆来年槽头顺。毛要刮得干净,肉也要砍得周正。当毛剖净,将整猪支在大澡盆上,杀猪匠就从脊背处“开边”,看是否“通脊”(首尾膘的厚度均匀),围观者多用手指插入量出几指膘来。也就在这时,内当家的才很自信地走出来,享受人们的称赞。割下猪头,往往要先称一下,好预测该猪的净重,一般是一比十,就是猪头30斤,净肉就是300斤。下来就是实测,也就是将砍下的半边一称,就会得出整条猪的实际重量,此举称之为“吊边”。砍肉也有讲究,常言说:“猪大猪小,二十四个卯”。肉从尾部砍起,依次称之为:坐墩、二道臀、腿筋、黄鳝肉、倒尖、软膛、腰绺、宝肋、槽头、项圈。砍一块从一到十的写法为:“〡〢〣〤〥〦〧〨〩十”,如三斤二两,就写成“〣 :”,四斤六两就写成“〤〦”。

  趁着猪血未冷,“便倒进早巳准备好的豆腐盆里,再加上蒜瓣、花椒之类的佐料,捏成疙瘩放在火炉上面熏干。这种”色香味“俱全的血豆腐干,当地叫”血粑粑“,是炒腊肉下酒的上等佳肴。

  家家杀猪,家家都有一顿丰盛的泡汤肉,即使刚在邻家吃过,主人也不马虎。所谓吃泡汤肉,也就是主人用刚杀出来的新鲜肉置办一桌酒席;一来犒劳杀猪匠和前来帮忙的乡邻,二来共庆丰年。岚皋人厚道,遇谁家杀过年猪,不论生人熟人,只要赶上了就得入席就坐,如果过多谦让,主人反倒不悦,说你见外。真有点“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”的味道。

  泡汤肉一般用的是“槽头”,因为这儿的肉块头大,一块就是十几斤,而且有肥有瘦,便于厨房调理。待头蹄下水收拾停当,刚把烟吸过,茶喝罢,鲜美可口的泡汤肉就端上了桌。几碟子几碗,有炒有炖,再满满斟上几碗自家烤的柿子酒或拐枣酒。因为酒劲(度数)不大,通常用碗不用盅,真应了“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”的说法。一人一碗酒下肚,再猜宝划拳打通关,直闹到夜深入静方罢。虽不是“家家扶得醉人归”,也是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了。这种泡汤肉,从冬月初一直要吃到大年三十,只要你勤快肯帮忙,天天都有吃的。

  这杀年猪吃泡汤肉的风俗,不知兴于何年,就连地方志上也没有记载,但“文革”期间,杀得起过年猪的家儿屈指可数,若是遇上一顿泡汤肉,那真是享了天福。现在,家家户户都喂三四头大肥猪,除了自家食用外,还要扛到集市去卖,吃泡汤肉成了家常便饭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